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最后一位不死者:二百九十五章 杀人的法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最后一位不死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旁坐着的龙傲溪也开口给白磷科普,说道:但是各个种族是没有跨种族执法权的,也就是可以私下偷偷报仇什么的,只要不要被发现,但是绝对不能拿到明面上。

    而且说是各个种族,不如说是各个聚居地,我作为龙宫的千金,那些归属于龙宫的水族,他们的生杀大权还是掌握在我的手里的,包括你们班级的龟龟。

    即使相同的种族两人间的仇怨,如果分别归属于两个聚居地,那么问题就会移交到两个聚居地的对应首领上,国家只负责协助调查,还原事件并公布情况。

    白磷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了;虽然如此,但是他还是很难理解在学校中一同学习的两个人,只要一个人愿意,就能轻松的夺走另一个人性命这种事情。

    就在这时,场地上的&bg突然响起,这并不是白磷以前听过的任何一种,但是听起来却很好听,而且能从中听出来一丝恢弘的气势在里面。

    接着,慢慢的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看着从下方的门那里走出来的甘道夫等人,虽然没有旁边没有仪仗队什么的,但是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使他们显得不凡。

    为首的甘道夫带路走上了类似评委席的高台上,接着身后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坐好,每个人位置前都有一个话筒,还有茶水,身下坐着、身后靠着的甚至是真皮沙发。

    坐在评委席的前方,处于中间位置的鸦天月将身子凑向话筒,然后开始讲话:喂喂,hll,好吧,看来话筒没问题;那么,首先恭喜你们,今天就是考试的最后一天了,之后就是一直放假到下周日的长假,有没有很开心啊?

    这样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白磷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夏洛蒂和婕洛特,他之前可不知道有这种事情,他本以为最多将周末的两天补上就顶多了,没想到直接就放长假了?

    鸦天月今天并没有穿她平时一直穿着的那种天狗传统服饰,而是换上了一身看上去就严肃的男式礼服,但是并没有给她的性格带来什么变化。

    鸦天月等学生们安静下来,然后接着说道:今天就由我,摄影社的指导老师——鸦天月老师来给大家解说第三次考核,顺便也兼顾一点活跃气氛的作用,大家有没有很开心啊?

    在一片寂静中,鸦天月抽了抽嘴角,说道:喂,你们没有必要这样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个花季少女啊,你们至少也表现出一点欢迎来吧

    狗仔去死!不知从哪里传出来了这样的话,然后

    狗仔去死!

    狗仔去死!

    鸦天月看见情况愈演愈烈,连忙止住话头,说道:好啦好啦,看来你们对我有不少的误解呢,那么现在开始介绍各位评委老师

    并不是误解吧白磷默默的想着。

    之后,学生又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考场,里面自然有白磷认识的熟人,不过对于婕洛特来说应该有很多熟人才对,毕竟她认识这个年纪所有的学生啊

    不过,据她所说,还有很多其他年级的前辈来到考场看考试,她给白磷举了几个例子,都是些他毫无印象的家伙,不过看起来的确有些逼格。

    接着,龙傲溪的队伍在龙傲溪的带领下,坐到了白磷队伍的右边,也就是婕洛特的右侧,她和朵儿向白磷三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便毫无紧张感的开始谈笑冰芯则是双手抱胸,一言不发。

    因为她们的实力,所以完全没有紧张感吗?

    白磷这么推测着,然后看了看周围喧杂的环境,然后否定了自己的观点:然而并不是,嘛再怎么说,也只不过是考试而已,又不是龙虎山天师大比。

    在这个超能力战斗如同家常便饭一样的世界,这种组团群架应该算是很常规的事情吧,就和以前世界的体育考试一样,说白了也就是这种程度而已。

    除了可能会死人之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白磷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向身边的婕洛特:婕洛特,我有个问题,你们这个世界对于死人和故意杀人,抱有着什么样的态度?

    正看着说的婕洛特抬头,先是疑惑了一下白磷为什么问这个问题,然后才回答说:态度的话,就是死人应该有的态度吧,伤心然后举行葬礼吧。

    至于杀人的话,自然是依法惩戒啊,不管有什么理由,杀人这种事情,还是不对的啊白磷你的世界是怎么样的?该不会和漫画里一样各种厮杀吧?

    婕洛特这么问着,将身边几个少女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想听听白磷怎么回答,而白磷给出的反应则无比的正常:不,我的世界和你们这边一样,我就是想知道你们这边是不是和漫画里一样各种厮杀才这么问的。

    这个异世界的三观居然意外的正啊,不过也对,无论那个世界应该都是这样的,不太应该出现那种强者看人不爽就杀了的情况。

    接着,白磷就听到夏洛蒂插嘴说道:不过,如果是种族内部的事情,那么国家是没有资格处理的,只能让种族内部进行私下解决。

    白磷愣了愣,说道:什么意思?

    夏洛蒂和婕洛特对视一眼,确认了白磷的世界没有这个规矩,于是婕洛特便说道:也就是说,如果我的长辈将我杀死的话,那么国家是没有办法惩治我长辈的。

    同样的道理,我将与我结怨已久的狼人杀掉的话当然,只是举个例子,那么国家是没有理由为那人出头的,但是我有可能会受到族里的制裁。

    白磷想了想,觉得这样的规矩很蛋疼,但是又意外的合理,于是又追问道:那么如果是不同种族的斗争发生伤亡呢?各自种族处理吗?

    《最后一位不死者》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18595.com/dir/77200.htm
上一章        最后一位不死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